传播文明 引领时尚
  • 公众号
  • 微博
湖北文明在线 > 文明要闻

8年300元的月租金从未改变 67岁婆婆宁当保洁员也不涨房租

发表时间:2019-08-14 10:06 来源:湖北文明网

官恩兰(左)为租客李莲珍送来西瓜

官恩兰在小区修剪绿化带 

    在武汉市洪山区南湖恒安路和二环线交会处,坐落着一片因新农村建设而形成的小区——江宏新村小区。小区离武昌火车站不远,成为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的租住地。 

    67岁的官恩兰婆婆和外来租户的故事,在这个小区里广为传颂:她家的3层楼自建房,2000年建成后不但一直低价出租,她还经常给房客减免房租。 

    官恩兰婆婆家并不富裕,这9间房子,每个月只能租到5000元,比市场价低了2000元,这2000元也正是她当保洁员的工资。原来,为了补贴家用,她宁愿选择去物业公司当保洁员,也不去增加租客的房租。 

    在这里住了8年的李莲珍,就是最典型的一位租客。8年间,官恩兰没有涨过李莲珍的一分钱房租,一直是每个月300元,而小区里相似的房子,月租已涨到六七百元。对此,李莲珍心怀感恩:“她把我们当成了一家人。” 

    结缘 

    外来打工夫妻慕名租房 

    8月10日晚上8时,华灯初上,一股凉风吹过,暑天的燥热变得凉爽。 

    江宏新村88号楼下,赤膊的男人,聊天的女人,嬉闹的孩子,卖鸭脖的叫喊声,共同形成了一幅市井消暑图。 

    这栋楼就是官恩兰婆婆家的自建楼,楼下的大多是她的租户。 

    吃过晚饭,租住在三楼顶上小阁楼的李莲珍搬着小板凳在屋顶乘凉,听到楼道里传来房东官恩兰的询问声,“诗慧回来了吗?我给她切了西瓜。”李莲珍起身想要推辞,但官恩兰走上来将西瓜塞到她手中。“你咋这样啊,又给我们送吃的。”李莲珍连声感谢,将瓜放到了房间的桌子上。“我们也吃不了,一起吃撒。”67岁的官婆婆穿着朴素,平实的语气不容拒绝。 

    14年前,李莲珍和丈夫带着3岁的女儿程诗慧,从安陆来到武汉打工,临时租住在江宏新村附近的小区。丈夫做保安,每月工资仅几百元,经常遇到房东涨房租,4年内他们差不多搬了5次家,直到2011年搬到了江宏新村。 

    那时,李莲珍和丈夫每天忙于打工,9岁的女儿程诗慧经常被关在家中。有一次晚上回家,她对李莲珍说,“妈妈,我们要是住在官婆婆家就好了。” 

    原来,官恩兰有个孙子跟程诗慧差不多大。每到下午放学,一群小孩就挤在官婆婆家做作业和玩耍,官婆婆不但照顾孩子们喝水吃饭,还经常给他们辅导作业。 

    一打听,官婆婆家对房客特别照顾,房租长期比较低,李莲珍赶紧找到她。幸运的是,官婆婆家这时正好还有一间空房子,李莲珍马上租了下来。 

    减租 

    8年不涨房租少收近2万元 

    8年前,江宏新村里类似李莲珍租住的这种单间,有的可以租到每月400元。但李莲珍找到官恩兰时,官恩兰看她和丈夫收入都不高,女儿还在上小学,主动提出只收300元。 

    没想到,300元的房租,一收就是8年——任由江宏新村和外面的小区房价翻番,租金翻倍。 

    李莲珍算了一笔账,近几年,她租的房子市面上月租都在600元以上,官婆婆相当于每个月为她减了300元,一年就是3600元。即使前几年和市面差距小一点,这8年来减免的租金也差不多有近2万元了。 

    这笔账,一直记在李莲珍的内心深处,她不时会翻出来算一算。她知道,这蕴含着官婆婆对她一家沉甸甸的爱和关怀。 

    5年前,因为周边城中村陆续拆迁,大量的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口就近分流,江宏新村小区的房屋租金一时间水涨船高。一次,官恩兰的儿子程文辉问她,“小区里别人都涨了租金,我们也涨一点吧?”官恩兰说:“我们每月多收别人几百元,租户每天就要生活得更紧巴,我们何苦去为难他们?”程文辉说,他此后再没跟母亲提过涨房租的事情。 

    就这样,李莲珍的300元房租,8年来一直没变化。“他们在我这里住,就是跟我有缘分,出门在外无依无靠,都是为了讨生活。少收他们一点租金我也能承受,还能拉近我跟租户之间的关系,挺好的。”官恩兰说,她看重的是跟租户的缘分。 

    免租 

    2年多时间坚决不收租金 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其乐融融的李莲珍一家人,在2015年遭遇了一次重大打击——丈夫查出了胃癌。 

    当时,李莲珍在一家超市做保洁员,每月只有一千多元收入,生活本来就捉襟见肘。丈夫生病不但无法工作,还要大笔治疗费,家里更困难了。 

    一天,官恩兰敲开了李莲珍的房门,“这两年的房租给你免了,好好治病,先度过眼前的这道坎。”官恩兰轻描淡写的一席话,让李莲珍泪如雨下。原本对生活灰心的她决定振作起来,她把丈夫送回老家照顾,自己继续打工赚钱。 

    虽然官婆婆这么说了,但倔强的李莲珍依然想如数交房租。三个月后,李莲珍把欠下的租金拿给官恩兰,她却执意不肯收,又偷偷将钱放到了程诗慧的书包里。一个月后李莲珍发现了,加了当月的房租,当面塞给了官恩兰。可不久后,她在书包里又发现了官恩兰放进去的钱,赶紧去交还。 

    最后,官恩兰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,“我帮你们把这钱存着吧,以后诗慧出嫁时取出来给她买嫁妆。” 

    2016年,李莲珍的丈夫因癌症去世,去世前还对她说,“房东一颗善心,关照我们这些年,她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但这笔嫁妆钱我们说什么也不能要。”李莲珍含泪点了点头。 

    两年多的时间,官恩兰一共为她们存了近9000元。直到去年程诗慧当了美发店学徒,能自己赚工资了,她才重新开始收房租。“我承诺给她们免租,就要兑现。这钱是她们的,只是现在交不出去,先暂存在我这里,到时换种方式给她。”谈到这近9000元钱,李莲珍坚决,官恩兰更坚决。 

    生情 

    房东成了租客的“姑妈” 

    私下里,李莲珍管官婆婆叫姑妈。她觉得自己跟官恩兰是有缘分的,她的女儿和官恩兰的孙子都姓程,外人乍一听以为是一家人。“事实上,官婆婆把我们也当成了一家人。” 

    刚住进官婆婆家的房子时,程诗慧还在读小学,放学回家就坐在官婆婆家的小板凳上,和官婆婆的孙子程琳峰一起写作业,还经常一起吃晚饭。平时程诗慧有个头疼脑热,父母常不在家,也是官婆婆带她去看。 

    有一次,程诗慧喊着眼睛疼,官婆婆一看里面长了一个小肿块,急忙带着诗慧到医院。李莲珍感动地说,“如果不是您帮忙带,这个孩子得吃多少苦,您真是像我姑妈一样亲啊。” 

    对官婆婆,李莲珍既感恩又愧疚,她知道这个“姑妈”自己过得也并不宽裕。 

    和小区很多房东不同,官恩兰不打牌不跳舞,也不出去旅游。在江宏物业管理公司,她是年纪最大的保洁员,每天不是在小区及周边浇花除草,就是在路边扫地清垃圾。 

    官恩兰老伴已去世,她和儿子、媳妇、孙子一起住在三楼。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,她家里房内陈设简单,还是十几年前的普通装修,客厅甚至没有空调。 

    “我回老家,跟村里人说起这个城里的‘姑妈’,他们都不信。”李莲珍叹了口气说,“估计换谁也不太能相信吧,我们这个房东是宁愿苦了自己,却把租客当亲人。” 

    李莲珍的一声“姑妈”,让官恩兰喜上眉梢,“人都是有感情的,你把别人当亲人,别人也会把你当亲人。”官恩兰笑着说,自己还能做工干活赚钱,只要李莲珍愿意在她家里住着,她从没想过涨房租。(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治涛 实习生 蔡佳琪 通讯员 杜微波 任理华 熊斯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邹斌) 

 

 

拒绝房客涨租金的提议 租户的私事也乐于帮忙

她让外乡人感到在武汉也有亲人

 

官恩兰和租客拉家常

  官恩兰每天给楼道做清洁

  打工女子李莲珍,仅仅是官恩兰义助的众多租客之一。

  19年间,江宏新村里租客进进出出,有的租客甚至刚来没几天就走掉,房东们已经习以为常。但在官恩兰的楼栋里,却有不少租客一住就是很多年,最久的,住了19年。为什么愿意住在这里?“她让我们这些外来人,觉得武汉也有了亲人。”一位租户朴实的一句话,道出了其中缘由。

  这个小区周围,有三条铁路轨道交会,在地图上看,恰似一个心形。官恩兰婆婆,正是用她的“善心、知心、热心、甘心”,让来自外地的租客,感受到这片心形小区的“暖心”。

  善心

  老租户提出涨房租被她拒绝

  从仙桃来汉的汪天红,在官恩兰家一楼租门面开了家理发店,一家人就住在理发店后面的隔间。

  8月13日,楚天都市报记者走进理发店,发现这间约60平方米的单间被隔成了三个小间,里面是卧室,最外面是理发店。“这个店面每个月租金才1000元,我还能当成住家的房子用。”汪天红很满意。

  8年前,汪天红租了这间房屋,和妻子一起做理发生意。去年妻子生了个儿子,他干脆把老家的母亲也接了过来。“房东真是把我当干儿子,去年媳妇生完孩子,她还专门熬大骨汤端过来。平时也是隔三差五送她种的菜和买的水果。”汪天红心里清楚,他租住的这种一楼门面房,换别人家同样面积,现在月租都要1500元了。

  房东的照顾,汪天红记在心上,也落实在行动上。“别光说我对你好,你对我也蛮好咧。”官恩兰笑着对汪天红说。官恩兰的儿子平时在超市当保安,周末才回家,有时候遇到需要换灯泡、搬箱子等琐事,汪天红总是抢着上楼来帮忙。

  看到官婆婆每天顶着烈日出门干活,回来时汗流浃背,汪天红也于心不忍,他私下里对官恩兰说,“你涨我们一点房租吧,我们没意见的。”官恩兰开心得笑起来,她两眼眯成了一条缝,拍拍汪天红的肩膀说,“不用!你儿子马上要上幼儿园,花钱的地方多着呢。”

  知心

  主动为离婚的女租户减房租

  租客张女士和丈夫、儿子一起,两年前在官恩兰家租下了一室一厅。平时,张女士在一家超市做牛奶销售,丈夫在附近做零工。

  去年一天夜里,张女士敲开官婆婆的房门,手里拿着离婚证哭着说,丈夫跟她离婚了。“在小区别的地方,她租一室一厅至少要1000元,我只收了她600元。她离婚后带着孩子,我每个月就只收她500元了。”官恩兰说,看着张女士欲言又止,她就主动提出来了。

  家住隔壁楼栋的居民胡女士介绍,他听说张女士的丈夫与别人有经济纠纷,离婚后有段时间,经常有人堵住母子俩逼债。官恩兰知道后,出面与讨债人沟通,拿出张女士的离婚证,劝解讨债人不要欺负孤儿寡母。

  把讨债人劝走后,官恩兰又给母子俩免了一个月的房租。“官婆婆的心太软了,见不得别人有难处,她宁愿自己吃亏。”胡女士说。

  热心

  房客们的私事她也乐于帮忙

  在江宏新村,一个单间的房租目前平均在600元以上,官恩兰根据租客的家庭情况只收300到500元。一般的房东电费每度收1.5元,她只收1元。有时候遇到租客有困难,临时减免是常态。

  去年,二楼的租客曾文卓一次骑电动车出门,不小心将小区一名残疾人士撞伤了。官恩兰知道后马上赶到现场,检查了一下被撞者的情况,叮嘱曾文卓赶快送伤者去医院看病,她自己则联系伤者家人从中协调。伤者的妹妹也是小区附近的居民,她到医院后,看到官婆婆在场,本来打算索要赔偿5000元的医药费,一番谈心后,最后只收了曾文卓3000元。

  曾文卓在小区附近打零工,生活本就不易,赔了医药费心情更是十分低落。过了几天后,官恩兰主动找到曾文卓,提出来免收他一个月的房租500元。“这点钱并不能帮他多大的忙,我只是希望从心理上安慰一下他。”“那次让我感到,我在武汉也有亲人。”回想起来,曾先生依然感动不已。

  在官恩兰家二楼租住的代师傅,是一名外地来汉的出租车司机。他在老家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头胎生了个女儿,二胎生了个儿子。但大儿媳提出二胎要跟自己姓,这让思想传统的代师傅感到很不高兴,准备回去闹一场。

  一次,代师傅下班休息时,跟官恩兰聊起自己的这个心结,官恩兰细心地开解他,“孙子都是喊你爷爷,儿女们生活幸福就好,你别去管了。”经过官婆婆的开导,代师傅慢慢也想开了。现在,代师傅碰到官婆婆常会感谢地说,幸好她拦住了自己,不然自己可能因此跟儿子一家结怨。

  楼下的租客陈女士,偶尔因为琐事跟丈夫吵架,一次吵得很凶,差点大打出手。“夫妻之间有点小矛盾很正常,但是因为一时的冲动,把矛盾激化了就不值当。”官恩兰在楼上听到后赶过去劝架,一开始夫妻俩还争论不休,后来也慢慢冷静下来了。“我的面子他们还是给的。”官恩兰笑着说。

  甘心

  乐做保洁员补贴家用

  19年共为租客们减免了多少租金?官恩兰笑着说,她也没算过。
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官恩兰家有9家租户,如果按照小区其他租户标准,她一个月大约能收7000元。但事实上,她每个月一共只收5000多元,减免的这2000元钱差额,和她在物业公司当保洁员的月收入正好相当。

  前些年,官恩兰的老伴因脑梗去世,孙子又马上要考大学,家里并不宽裕。有时候自己为租客减免房租、为别人送钱送物,家人难免有想法,官恩兰就会劝他们。“房租便宜一点可以吸引租客,如果租客住得时间更长更稳定,也免去中间频繁招租的麻烦。”官恩兰说,这些打工者出来谋生不容易,房租收得便宜一些,就可以让他们少些负担。“上个月我刚给孩子交了几万元的培训费,都是母亲省出来的钱。”官恩兰的儿子程文辉坦言,母亲67岁了还在外面做工,每天风里来雨里去,奔波在附近各个小区栽树种花、施肥浇水、除虫扫地,就为了每个月赚2000元,他心里常常不是滋味。但母亲一直很坚决,他也就支持。

  井岗社区副书记蔡桂芳介绍,小区离武昌火车站约1公里,成为不少外地来汉务工人员的首选落脚点,目前该小区有近9000名居民,外来务工人员占到80%以上。“服务好小区的外来人员,原本是街道社区的本职工作。而官恩兰作为一名基层党员,十多年如一日用廉租义助的方式关爱来汉务工的租客,让人钦佩。”

  近日,官恩兰在一致推荐下,被选为年度“洪山好人”的候选人。(楚天都市报记者 周治涛 望隽 通讯员 杜微波 任理华 熊斯 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邹斌)

  

责任编辑:王炯

关键词:房租;房东;

相关新闻

湖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
联系电话:027—87233731 投稿邮箱:hbswmbxxbs@163.com

聊城文明网 贵港文明网 仁怀文明网 天津西青文明网 巫溪文明网 石嘴山文明网 锡林浩特文明网 湖南文明网 江门文明网 毕节文明网